啾拾酒

自嘲成习惯。

厨子和戏子真的太棒啦!!!为学长打call!!!现场真的超级震撼!!!这是什么人间宝物啊!!!

南北女孩石头缝里扣糖
以及过度脑补
会有糖的

看的想给自己这写篇虐文

每到重要关头就会无比倒霉🙃

挖脑洞|皇帝×军机大臣

*勿深究

*辣鸡草稿

*随便看看吧
——

皇帝最近很苦恼。

明明拥有海晏河清,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,却一直不满足。

为什么?因为身边缺个人啊!为什么不立后?因为朕的亲切宝贝①不愿意。

宫里谁人不知如今皇帝的亲切宝贝不是被藏在金屋里的娇美人,而是皇帝身边的大学士,军机处的军机大臣。

如今百姓安居乐业,每日也就上朝的一小会儿时间可以看见亲切宝贝的可爱的“小红帽”,其他时间为避嫌一面也见不着。

回想起那年奏折朱批:“朕就是这样汉子!就是这样秉性!就是这样皇帝!尔若不负朕,朕再不负尔。②”

当时只道是寻常。皇帝心烦意乱,连曾经落了灰的手把件,如今也已盘出油光。

忽闻边疆传来消息,外敌入侵。皇帝听后大悦,啊不,大怒:“快把朕的啊不是,快宣军机大臣!!!”

军机处内,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皇帝端坐榻上,整理着因为着急走来时带出的褶皱。又净了手,偷偷拿出一个小碟子,摆上自己夹带的,他最爱的桂花糕。嗯,还带着热气,很好!

诶不对啊,作为皇帝还要偷偷夹带吗???

思想正打着架,门被推开,阳光跟在少年身后争先恐后地挤进来。大概是突然被召,衣服还未整理平整,一路小跑过来还有些喘。

皇帝揽过门口的人儿,像是小孩终于得到了自己心爱的玩具,抱在怀里死死不松。怀里的人微微反抗,重心不稳,连带着两人一同倒在榻上。

“皇上叫臣来,是有何要紧之事?臣听闻外敌…”

“今日与卿只谈风月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卿难道忘了职责?承旨书谕。”

“臣…遵旨。”

“喜也凭你,笑也任你,气也随你,愧也由你,感也在你,恼也从你,朕从来不会心口相异。③”

送军机大臣出宫的新上任的小太监不禁感叹:唉,军机大臣真不好当,跪着书写旨谕,一写就是几个时辰,难怪刚刚出来的时候腿都不灵便了,皇上果然贴心,还命人备下轿子。真是个体贴入微的好皇帝呢!

今天的皇帝终于开心了呢╰(*´︶`*)╯

——
①:出自雍正帝给喀尔喀副将军策旺扎布朱批:“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吗?”

②:出自雍正帝给田文镜朱批:“朕就是这样汉子!就是这样秉性!就是这样皇帝!尔等大臣若不负朕,朕再不负尔等也。勉之。”

③:出自雍正帝给石文焯朱批。

🙃I'm fine.

大老师生日快乐\(^▽^)/!